《泉州晚报》:光阴的鸿沟

回首来时路,纸上光阴旧。眼见窗外的凤凰树,从繁花满枝到枝枯叶朽,终添一轮。回望来路,凝望归途,却不得不承认,成长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。

时光飞转,那些陪伴我成长的人,或离开,音尘茫茫再难聚首,或苍老,朱颜熬作苍颜白发。席慕蓉在《祈祷词》中写道:“我知道这世界不是绝对的好,我也知道它有离别,有衰老。”所谓成长,不过是我们慢慢长成了他们所希望的模样,代价却是与他们的渐行渐远。

从呱呱坠地到入学,我的那一段成长瞬间被捕捉进外公的相机里。被气球爆炸所惊哭得梨花带雨,被虎头拖鞋吓得退避躲闪不及,一袭粉衣在竹林中打滚玩耍,抱着外公买的零食在秋阳和煦下笑得一脸灿烂……一颦一笑,外公是我成长时光的记录者。

那时候老房子的厨房总是四时飘香,那是属于外婆的“战场”,锅碗瓢盆叮当作响,似是风嘶马吼风云叱咤。一切喧嚣淡漠后,糯米饭团的淡淡清香,陶磨薯丸的软嫩滑爽,艾蒿米桃的青青可人,多角肉粽的香软可口,总让我流连忘返。以至于每晚爸妈来接我回家,我都要上演抱着门框不放的戏码,直到外婆送到门口笑说“改天再来”,我伸手与她拉钩后才满意地离开。深爱无声,成长有味,她是我成长时光的调味者。

后来不经意间,我瞥见时光野马绝尘而去,伸手留挽不得。我长大成人,他们背脊佝偻。母亲在通话中开始告诉我,外公上周住院了,外婆这周感冒了……我也开始慢慢地察觉到,他们真的老了。不记得是从外公频繁地把“人老了不中用了”挂在嘴边开始,还是从外婆常常把炒勺交给女儿或儿媳,转而退让一旁自嘲做的菜不合大家的口味开始,时光风刀霜剑严相催逼,我却自私地想要他们永远年轻。

大冰在《好吗好的》中这样写道:“时间无情第一,它会把你欠下的对不起,变得还不起,又会把很多对不起,变成来不及。”成长把地理距离变作鸿沟,让心上的距离成为阻碍,我只愿常伴他们身侧,纵使无言。关于他们,我不愿再留下一秒遗憾。

“家人闲坐,灯火可亲”,谢谢他们用爱、温暖和期望陪我长大。请时光走得慢一些啊,让我千千万万遍披荆斩棘,披星戴月地越过鸿沟,去陪他们变老。

(作者系福建师范大学闽南科技学院2016级城市管理专业学生)

媒体来源:2017-12-8 第14版:清源·校园风

http://szb.qzwb.com/qzwb/html/2017-12/01/content_372880.htm

 
 
 
  • 快速链接
版权所有©福师大闽南科技学院   康美校区地址:泉州市南安市康美镇康元路8号 | 美林校区地址:泉州市南安市柳美南路8号   闽ICP备05020843号   闽公网安备35058302350546号